青海频道快三 要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青海
青海频道 要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马海:一个年轻村庄改写的“歌谣”——记青海省第一个哈萨克族村党支部

2019-10-08 09:56:47 | 来源: 青海日报

    马海村新貌。

    民族乐器“冬不拉”传承。

    哈萨克族群众载歌载舞。

    马海小学新貌。

    马海小学新貌教室。本报记者 刘法营 通讯员 西组宣 摄

    在人们的惯性思维中,村庄总是在泥土里深扎根须,与尘封的历史相牵相伴。因为与亘古的农耕文明扯不开的先天亲缘,村庄,穿过历史的丛林,总与它所经历的那个时代息息相关,成为亲历时代的忠实记录者。

    马海村,是一个年轻的村庄。这里的村民在走过漫长的逐草而居的游牧日子后,从2002年返青安置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大柴旦行委区域内,成为全省唯一的一个哈萨克族群众聚居村,迄今尚不足20岁的年龄。

    今天正在演进的点点滴滴,都将汇聚成明天的历史,而明天的历史也将观照未来的发展。

    年轻的马海村孕育于一个充满暖意的时代。如一片绿叶,在共和国70年栉风沐雨的参天大树上,汲取养分,焕发勃勃生机和活力。挂在绿叶上的露珠,迎着朝阳,折射出这个伟大的新时代赋予的美好梦想和无限希望;映现出在新时代猎猎大旗的引领下,一个民族村党组织带领群众奔向“两个一百年”梦想的信念和豪迈。

    “跟党走就会有奔头”

    马海村党支部一茬接着一茬干,让以前只有一群土坯房的马海村由内而外完成了蜕变。

    誓愿,化为汗水中的艰辛实践。

    2002年,84户哈萨克族乡亲拖家带口来到马海村时,人均收入只有430元。原因是乡亲们依旧走着传统畜牧业的老路,产业结构的单一,阻碍着村民们脱贫致富的路径。要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增强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首要的就是通过发展让贫困的马海村富起来、强起来。这是责任、更是使命;需担当、更需坚韧。

    在上级党委、政府和方方面面协力搭平台、筹划帮助下,马海村党组织摸索出快速发展的新路子。

    舍开“靠山吃山”的传统畜牧业模式,随着产业发展引来“活水”,实现“转身”,为群众叩开了脱贫致富的大门。

    以发展畜牧经济“起步”。依托马海村的区位优势,把各类项目、无息贷款、扶贫资金等110多万元整合在一起,购进绒山羊4000多只,改良畜群畜种结构,扶持村民发展绒山羊养殖产业,各类牲畜达到27.6%的商品率。

    靠发展集体经济“提质”。引领村民扯起发展合作经济组织的大旗,成立马海村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整合资金33.9万元,改扩建畜用暖棚25座。高标准实施省级500万元资金的后续产业发展项目,流转草场土地246.67公顷,开垦出撂荒地186.67公顷,改良733.33公顷人工草地,在推进饲草料种植基地建设的同时,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建设也沿阶而上。

    凭发展特色服务业“增收”。在村党支部的多方联系、倾力争取下,相关部门为村民提供就业指导和职业介绍,吸纳后在村里开办起农机使用、烹饪技术、种植养殖等培训班。把村民“扶上马再送一程”。目前,年均实现村里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40余人,劳务收入达20多万元,手牵手引领村民经营第三产业,以开办哈萨克族特色的“牧家乐”为重点,在一片沙海里发展起牧区特色服务业。全村涌现出从事民族特色餐饮、民族手工艺品制作、风干肉销售等15名致富能手,年均增收7万至8万元,对村民发展第三产业起到示范作用。

    上级党组织助力马海村党支部的力量配备,“第一书记”王占辉自2012年来到马海村至今,使村党支部的战斗引领作用得到了更好的发挥。

    王占辉为村里引资金、上项目,马海村集体经济很快走出“空壳”行列。引导村里以高原有机枸杞产业发展为抓手,推开“公司+基地+牧户”的经营模式,打造出“马海绿色有机枸杞”品牌。抓住马海地区种植业快速发展的机遇,一次性流转撂荒地246.67公顷,村集体经济增加了400万元的收入,同时,又将村里的10间铺面对外出租,村里每年增加了3.6万元的稳定收入。

    “联企兴村行动”为马海村的乡亲们带来了福祉。马海村将政府扶持资金30万元投入到青海昆源矿业作为生产发展资金,三年内,马海村每年可获得20%的固定分红。种航农业生态开发公司结合大柴旦今年涌现的“旅游热”,出资5万元为马海村在大柴旦翡翠湖景区购置摊位,提供村里开展经营,扶持马海村培养“造血”功能……

    村党支部在村里组织的演出队,合着冬不拉的曲调唱出心声:“感恩祖国感恩党,阳光的温暖永不忘;各族兄弟心连心,幸福日子万年长……”

    “跟党走心往一处想”

    “从曾经的几排土房到现在设施齐全的标准化新村,软硬件一流的小学校、良好医疗设备的村卫生院、社保医保和各项政策奖补,人均收入上万元,比刚安置到这里时翻了26倍……这些都是我们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在党支部带领村民齐心协力的奋斗下,都变成了摆在眼前的现实,我们更要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增进民族团结进步,守护美好的幸福生活。”1986年出生的现任马海村党支部书记努尔哈力,一番话语情深意切。

    当一桩生活中的不幸降临到村民保拉提一家的时候,从各方伸出的关切援救之手,让这个哈萨克族村庄的群众,实实在在地感触到民族团结进步凝聚的深厚情谊。

    2014年7月的一天,马海村的哈萨克族村民家家户户都在为迎接传统的开斋节忙碌着。村民保拉提3岁的女儿文提库丽,在玩耍时被邻居家滚烫的热油严重烫伤。

    因邻居家的经济条件很差,文提库丽的父母保拉提夫妇没有向邻居家提出更多要求,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带着文提库丽赶赴格尔木市人民医院治疗。邻居送来的5000元钱和保拉提带去的积蓄很快用完了。由于文提库丽伤势严重,医院建议文提库丽转院治疗。此时保拉提已是两手空空,只好带着孩子回到家里。

    一边是孩子的伤势需要继续治疗,一边是家里已实在拿不出钱来。文提库丽的父母承受着煎熬。

    村党支部在组织全体党员带头捐款的同时,将文提库丽的不幸向柴旦镇党委作了汇报。得知消息后,柴旦镇领导连夜赶到文提库丽家,带头捐出救助款,并当即安排在镇机关和网络上发起援救文提库丽的倡议。

    浙江援青干部徐善斌得知消息后赶来马海村,将单位和自己的捐款交到文提库丽父母手中;马海村的帮扶企业在捐助款项的同时,在省城西宁为文提库丽联系了治疗医院……爱心,像一股股甘泉涌向戈壁滩上的哈萨克族村庄。

    2015年3月,柴旦镇副镇长姚玉霞带着保拉提夫妇,远赴西安为文提库丽进行后续治疗。手术顺利进行,但是这只是后续治疗中的一个环节。因文提库丽烫伤面积较大,前后需做4次整形手术,期间周期长达一年多,约需费用10余万元。

    此时,对口海西的援青干部徐善斌和金方勇,得知文提库丽正在西安治疗,便赶到医院看望文提库丽并再次捐款,同时向援青办再次申请拨出了3万多元的爱心资金,帮助文提库丽进行后续手术和她们家庭渡过难关。事后,文提库丽的父亲保拉提在村党支部人员陪同下,将一面书写着“民族团结关怀备至,为民解忧情深似海”的锦旗,送到浙江援青工作组。援青结束后回到浙江绍兴的徐善斌也依然持续关心着文提库丽手术后的康复情况……

    党支部组织演出队将这感人的一幕幕搬上村里的舞台让村民铭记:“民族团结是个宝,共奔小康少不了。各族兄弟一家亲,往后的日子会更好……”

    马海村由穷变富的历程,也是马海村党支部牢记初心和使命在新时代带领群众不懈追求、奋发作为的历程。而马海村的身后,是伟大的共和国带领各族人民,在新时代 迈出新步伐的铿锵足音……

    “跟党走才不会迷路”

    从海西州大柴旦行委大柴旦镇西行,一个多小时路程,公路在苍莽的戈壁上向远处延伸。在一行行绿树的掩映中,一排排白墙红瓦的房屋浮现在树影里,各家门头的上方飘着鲜艳的五星红旗。节能路灯顺着村中的硬化路,通向村庄的深处,整齐而富有民族气息的各家大门,既自成一体又与整个村庄相拥相融。村庄在现代气息中依然承袭着哈萨克族群众独特的生活氛围。

    眼前就是马海村,于2002年经国家民委批准,由新疆返青的哈萨克族群众在这里安置后,组建成为青海省唯一一个哈萨克族行政村。起初仅有84户人家,现在已有131户535名哈萨克族群众生活在这里。

    在窗明几净、设施齐全的村委会办公室里,年已50岁的马海村原党支部书记焦力保利德说,搬迁到这里之前,村民们赶着牲畜过着游牧的生活,牲畜走到哪里,哪里就成为村民们临时的家。一日三餐就是抓饭和干馍,外出放牧短则一个多月,长则三四个月,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唯一的消遣就是弹起背在身上的“冬不拉”,借着琴声排遣内心的愁绪和生活的艰辛。

    党和国家牵挂着各民族群众生活的甘苦和冷暖,为了改变村民们的生产生活状况,多方努力把村民们搬迁到现在的村落里。

    刚来时,眼前是望不到边际、“一脚踩下去沙土都能埋住脚”的戈壁滩。不通路、不通电,各家住的都是土坯房。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当时,村民们心里也没有底。村里的12名党员成了村民们的“主心骨”,在村民们为以后的日子犯愁的时候拿出了主张:“党和政府给大家划出了耕地和草山,我们是在马背上长大的,不能等着天上掉下饭碗,剩下的要靠自己干!”

    十二名党员成了村民的“领头羊”,一场改变脚下这块土地的历史、改变曾经沿袭的生产生活方式的变革,在马海村悄然展开。

    搬迁到这里两个月后的春天,村里选出了“两委”班子,胡山任马海村党支部的第一任支部书记,海达尔、阿依卡任支部委员。一个带领村民向前奔的战斗堡垒在马海村扎下阵脚。从此,“一棒接一棒”的接力,在长达18年的岁月中,带领马海村的哈萨克族乡亲们奔向富裕和幸福。

    党支部经常开会和议事的一间土房,居于村中一片开阔地的边缘。高高挂在土房前旗杆上的五星红旗,在戈壁的劲风里常年飘扬。至今,虽说村庄早已在重新规划中改变了模样,焦力保利德依然记得旗杆伫立的方位,因为在村民的心目中,它是一根“定海神针”。

    随着村党支部所在的那间土房里透出来的马灯昏黄的灯光亮得越来越迟,马海村在步步前行中发生改变,村民们脚下的路也日益亮堂起来,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过。

    焦力保利德家里,200余平方米的院落铺着平整的地砖,屋内的家具透着传统的民族气息,家用电器、取暖等一应设施,成为这个家庭告别以往生活方式的明显标识。

    眼前的日子好过了,可曾经的艰辛过往总让焦力保利德难以忘怀。因为自己读书少,就更想让子女多念些书,有了文化就能多担些事。儿子特辽汉考到新疆的一所大学,每年能拿到5000元钱的助学金;女儿麦地娜正在大柴旦镇上中学。以前焦力保利德到大柴旦得耗上一天的时间,现在只要开车一两个小时就可跑一个来回……家里的日子过得自在了,焦力保利德仍时常弹起“冬不拉”:“花朵跟着太阳走,羊群跟着头羊走,在草原上就不会迷路,各族兄弟跟着党走,好日子就在前头……”焦力保利德的弹唱不再有凄惶,激昂的调门儿越过院墙,在村庄里回荡。

    

[责任编辑: 马洪婷 ]
<
>
X